阅读提要:目前我国的自愿戒毒措施属于卫生部门工作范畴,一直以来较少得到国家财政的支持,运营成本完全由戒毒机构来承担,许多自愿戒毒医疗机构长期亏本运营,最后不得不关停。

(健康时报评论员 徐 瑶)毒瘾,我国官方的定义为一种集心理、生理综合性异常表现为主的慢性复发性脑病。毒瘾难戒,健康时报本期三版《孤独的戒毒者》文章,让人感受到戒毒者的纠结挣扎。

我国在强制戒毒上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但效果不容乐观,90%的人出来后还是会复吸。医疗界人士认为,正如糖尿病、高血压一样,毒瘾也是一种慢性病,需要长期的药物治疗。因此,相比强制戒毒和社区戒毒,自愿戒毒患者的主动性强,是一种较为理想的模式。

自愿戒毒和生病了要住院相似。戒毒者来到自愿戒毒医疗机构,医生使用药品治疗戒断症状,消除身体对毒品的依赖,完成第一阶段的脱毒治疗,再到康复机构进行第二和第三阶段的治疗。康复机构也应配有医务人员,并随时关注患者,必要时要使用药物。

不过,我国自愿戒毒的工作形势不容乐观。目前我国的自愿戒毒措施属于卫生部门工作范畴,一直以来较少得到国家财政的支持,运营成本完全由戒毒机构来承担,许多自愿戒毒医疗机构长期亏本运营,最后不得不关停。

比如北京市大兴区精神病医院内的北京戒毒中心,是目前北京仅存的一家由公立医院设立的自愿戒毒机构。2011年,原卫生部曾在全国进行戒毒医疗机构审核评估工作,全国只有141所医疗机构具有戒毒资质,北京有四家这样的具有资质的自愿戒毒机构。然而不到四年,三家关门停业,只剩下这一家。中心目前一共80张床位,最多的时候可以同时容纳下100多位戒毒患者。但最近几年来自愿戒毒的患者越来越少,有时甚至一天只有几个人。

在自愿戒毒所里,一天的费用大概是500元,包括检查费、治疗费、药费和床位费,已经是最低标准。如果整个戒毒过程都要患者自掏腰包,至少需要好几千。由于不报销,救助政策缺乏,不是每个患者都能负担得起。

从事戒毒工作的医务人员也严重缺乏。拿北京戒毒中心来说,一共仅有10名医师,正式在编的仅一人。收入少,晋升困难,社会地位低,许多医生不愿涉足这个领域。

戒毒的市场需求庞大,许多无资质的自愿戒毒机构趁虚而入,近年开办得相当多。治疗方法五花八门,价格也十分昂贵。这些机构在网上大肆宣传,不少戒毒人员不了解情况,轻信了宣传,轻易接受了所谓的治疗,身心往往受到二次伤害。

帮吸毒人员戒毒,最终是希望他们回归社会。除了搭建合理、有效的戒毒模式,我们的社会还要有包容和接纳的态度,帮他们真正走回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购物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