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拉卡,西班牙口语中是用来描述漂亮诱人女性的词语。然而,它的真实“身份”却是一种合成毒品A-PVP的俗称。近半年来,这颗小小的药丸,已接连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南部布劳沃德县造成18人死亡。

这种廉价麻醉药能让人产生过人的力气并出现危险幻觉,最近佛罗里达州南部警察就击毙了一名因吸食夫拉卡产生幻觉并劫持人质的29岁青年。这原本是大洋彼岸的案件,但有美国媒体称,这种在佛罗里达流行的新型合成毒品主要来自中国。

随着当前国际毒潮持续扩散,中国毒品问题进入快速发展期,国际国内毒情相互交织、相互影响。于是,一边是国际毒贩对“中国市场”的持续渗透,一边是新型合成毒品从中国流向海外,加上网络时代隐蔽的传输通道,中国禁毒国际战场从来没像现在这般复杂、严峻。

打击跨境贩毒:中国绕不开的战斗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当前国际毒潮持续泛滥扩散,国内毒品问题处于快速发展期,国际国内毒情相互交织、相互影响,中国毒品形势依然十分严峻复杂。面对日益猖獗的毒祸,中国禁毒部门从未停止战斗。

据悉,2014年10月至2015年3月发起的“百城禁毒会战”,全国共破获毒品犯罪案件11.5万余起,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13.3万余名,查处吸毒人员60.6万人次,缴获毒品43.3吨。然而,如此之多的毒品从何而来?向哪儿而去?怎样传播?

今年5月召开的国家禁毒委全体会议,公布了一组关于中国毒情权威数据:截至2014年年底,中国累计登记吸毒人员295.5万,估计实际人数超过1400万,其中滥用合成毒品人员急剧增多,目前已发现145.9万,年均增长36%,累计登记人数首次超过滥用传统毒品人数。

2014年5月,广东省东莞市检察院办理了全国数量最大的恰特草新型毒品走私案,犯罪人揭某和陈某利用其开设的货运代理公司,接受多名非洲人货主委托从香港进口“非洲茶叶”,数量高达688公斤。

“这些所谓的‘非洲茶叶’,事实上是一种新型毒品,也就是‘恰特草’。”广东省检察院侦查监督处负责人告诉记者,“恰特草”新鲜时似苋菜,晒干后外形像茶叶,无论生吃还是晒干磨粉冲服,效果都与海洛因极似,毒性惊人且成瘾性大,2014年1月1日已被中国列入毒品予以管制。

作为中国毒情最严峻的地区之一,经济发达、交通便利、对外交往频密的广东,是境内外毒品重要集散中转通道,出入境毒品大案频发。

“位于缅甸北部的‘金三角’地区海洛因和冰毒片剂,位于阿富汗、巴基斯坦的‘金新月’海洛因和南美‘银三角’地区可卡因,经过陆路、航空、邮路、海路不断渗透。”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局长邓建伟坦言,为逃避打击,国际贩毒集团正不断变换方式,利用低风险人群和低风险地区走私运输毒品出入境,港澳台毒枭在境外频频操纵大宗跨境贩毒活动。

据了解,为遏制境外毒品入境渗透,针对“金三角”、“金新月”等毒源地毒品向中国渗透加剧的情况,公安部已经部署开展中越边境地区联合扫毒行动、中塔联合查缉行动等跨国禁毒行动,公安部禁毒局以打击制贩毒团伙、网络和毒枭为重点,直接指挥、协调、组织侦破一批跨国境、跨区域毒品大案。

国家禁毒委近期发布《2015中国禁毒报告》显示,中国去年共破获堵源截流案件4709起,缴获各类境外毒品6.1吨,其中“金三角”海洛因2吨、冰毒片剂2.9吨,“金新月”海洛因168千克。

从流入国到新型毒品“出口地”

东莞市虎门镇,民族英雄林则徐当年销烟所在地,在世界禁毒史上曾写下光辉一笔。

如今,虎门经济繁荣,但也因其物流发达成为毒贩青睐的中转站。

“东莞是‘世界工厂’,虎门占全市物流总量七成以上,去香港只需一个小时,是内地与香港的重要交通节点。”虎门镇公安分局禁毒中队中队长赖景堂在一线从事禁毒工作已有十多年,去年他们曾侦破一宗十分隐蔽的运输毒品案件:犯罪嫌疑人先把28公斤毒品用小塑料袋进行分装,接着拆除数百台LED灯的电池,将毒品藏在电池盒内,又拆除一批空气压缩机电机,将毒品藏在其中,再把电机装上,一路蒙混过关,直至机场才被发觉,差点成功运到印尼。

今年4月20日,拱北海关在拱北口岸查获一名非洲旅客利用行李夹藏走私冰毒2993.5克案件。海关关员对这名旅客的行李箱体进行技术检查时,发现行李箱内特制夹层,并从中查获三条用黄色封箱胶纸包装的白色晶状物,经现场快速检验为冰毒。

“很多犯罪嫌疑人将毒品夹藏在普通货物中,通过快递公司或物流公司将毒品运送出省甚至出境,可谓层层伪装,借以降低被物流、海关发现毒品的可能性。”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一位资深检察官说。

越来越多的毒品“出口”案件,折射出中国国内制毒犯罪、特别是新型合成毒品制造活动十分活跃。《2015中国禁毒报告》显示,中国毒品消费市场上的晶体冰毒和氯胺酮,目前几乎都是国内生产,广东部分地区已成国内非法制造冰毒、氯胺酮等合成毒品最严重地区。

广东汕尾下辖县级市便是其中之一。

2013年12月29日凌晨,广东集中三千多警力联合开展清缴行动,在博社村抓捕182名涉毒犯罪嫌疑人,摧毁18个特大制贩毒团伙,缴获近3吨冰毒,“毒品村”震惊中外。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有关信息显示,2013年,中国各地缴获晶体冰毒总量三分之二以上,来源于陆丰为中心的广东汕尾、揭阳两个地级市。

据悉,此次重拳打击之前,当地“三甲地区”(甲子、甲东、甲西三镇),曾形成集原材料购入、生产加工、成品销售为一体的“毒品经济产业链”,部分村庄制毒甚至达到“家族式运作、产业化经营、公开化生产”的程度。

产量巨大的冰毒和氯胺酮除“国内销售”,因其价格低廉也受到国外贩毒集团关注。

国家禁毒委公开信息显示,作为化学品生产大国,中国大量制毒原料配剂流入国内制毒工厂和境外毒源地。

联合国《2013世界毒品报告》中约90%受调查国家称,合成毒品占据相当大的市场份额。中国港口城市周边工厂是主要源头,毒品从那里利用常规国际速递服务运往欧洲或北美。外包装上的标签使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描述——如“植物养料”、“浴盐”甚至“花香”等,而且通常注明“不宜人类服用”。同时,外籍人士涉嫌携带毒品出境案件也频频发生。广东去年部署珠三角地区重点城市开展摧毁外籍贩毒团伙集群战役,共查获涉毒外籍违法犯罪嫌疑人151名,涉及尼日利亚、塞拉利昂、尼日尔等11个国家和地区,缴获各类毒品145千克。

“网购”成贩毒新渠道

4月15日,国家禁毒委副主任、公安部部长助理刘跃进,在“百城禁毒会战”总结暨网络扫毒专项行动部署会上表示,当前我国禁毒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特别是网络涉毒违法犯罪日益严重,互联网已成打击毒品犯罪重要战场。

据了解,“网购+快递”成目前毒品犯罪新渠道之一,一些网络社交平台日益成不法分子教唆毒品犯罪、传播制毒技术、进行毒品交易的重要场所。《华盛顿邮报》记者曾尝试,在美国花大约30分钟就能在从中国网购包括“夫拉卡”在内的合成毒品。

“毒品犯罪流动性、隐蔽性、组织性显著增强,犯罪分子反侦查能力不断提高,犯罪方式日趋隐秘、多元化。”广东省检察院侦查监督处负责人告诉记者,信息网络迅速发展和信息技术的普及与推广,为各种网上毒品犯罪提供了多样化、高技术作案工具,如确定交易信息可用QQ、飞信,付款可用“支付宝”、网银转账等。犯罪嫌疑人还可通过快递员上门取货,毒品送货上门,实行“人毒分离”、“钱货分离”的“收付两条线”。

多位禁毒工作者称,借助网络实施毒品犯罪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隐秘性更强,为毒品犯罪提供了更加有利的犯罪手段和作案工具。刘跃进称,互联网涉毒违法犯罪蔓延速度之快、涉及范围之广、社会危害之大,触目惊心。现实存在各类毒品违法犯罪活动均在网上得到复制,利用互联网传播制毒技术、销售毒品和制毒物品、聚众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越来越严重,大大加快了毒品问题蔓延速度,增加了治理难度。

尤其需注意的是,滥用合成毒品人员正趋年轻化,其中不乏一些在校青少年。5月25日,昆明市公布了最近破获的一起案件:18岁的宋某通过网络购买大麻,在网上支付后以快递收货,再转卖给昆明其他吸食者。这些买卖者最大的21岁,最小的16岁,他们还成立了专门的QQ群,以“飞行员”做暗语称呼对方。

此外,在手机等移动终端成为青少年获取信息重要途径的同时,越来越多毒品披着“时尚”外衣从网络向易染人群渗透,甚至一些人中存在“不嗑点药就不时尚”的扭曲心态,这都为如何有效打击毒品提出了新挑战。

今年4月,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了为期3个月的网络扫毒专项行动。截至5月中旬,全国已破获网络涉毒案件852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564名,缴获毒品637公斤。

“港澳台毒枭等在珠三角集散贩毒问题仍很突出,对付外籍贩毒团伙难以达到深层次打击效果。”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局长邓建伟坦言,港台毒品多是往国外走,或由广东向其他国家地区输出,打击起来难度很大,成本很高。

部分禁毒工作者还建议,应强化对外籍人员贩毒活动高发区清查打击力度,争取有关国家派驻一批警务联络官协助涉外毒情严重地区解决语言不通、甄别困难等问题,并推动外交、边检、海关等多部门,在高危拒签、边境拦截、口岸盘查、集中遣返等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购物车

返回顶部